孜孜@部落格

關於部落格
有朋到訪,不亦樂乎,進來歇一歇吧!
  • 150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大學生不像樣?

台灣洪蘭教授到台大醫學院進行評鑑,對該院學生散漫的學習態度猛批:“如果不想讀,何不把機會讓給想讀的人?尸位素餐是可恥的.”


這一番毫不留情面的批評,立即引起學生回嗆:“那要考得進來才行.”“學生上不下去,教授也有責任”.......台大堪稱台灣第一高等學府,醫學院學生更被視為天之驕子,怎料,上課的情況竟是鐘聲響了
姍姍來遲,課堂上吃泡麵啃鷄腿,一堂課下來,打瞌睡的學生未醒來,只見更多學生“倒下”.

對此,洪蘭在天下》撰文學生的敬業就是做好學生的本分,父母出錢讀書、國家出錢蓋了教室、買了儀器栽培,要好好學習,這不是八股,是做學生的基本要求.文中提及“敬業”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,是基本操守..她十分擔憂這批未來的醫生,面對課業馬馬虎虎,那將來面對病人,掌握人命時如何敬業樂業?

作為台大校友,我不禁想這樣的風氣其來己久,也不只是醫學院而己.其實,早在十年前我所處的台灣校園,打瞌睡/曠課對大學生早已是稀松平常的事,不過當時未曾見過有人在課堂上啃鷄腿就是了.

與其說大學生在求學時就應學會“敬業”,我倒覺得“自律”才是必修課.學生敬業,不是上大學才來教的,那是從小父母師長如何灌輸做學問的態度.

一上大學,大學生像被放出來的中鳥脫疆馬, 上不上課,課余做什麼,沒有人會管你.我就曾有室友因沉迷網絡被當重修,別人睡覺她玩bbs;白天上課她在補眠.好不容易擠進大學窄門,結果是用這樣無所謂的態度.把自己的前途當掉值得嗎?

大學生總有很多不去上課的理由,我也曾經因不得不上一門 “教授很混的課”,而自動給自己“放假”,雖然課業準時交上,我似乎沒見過這個教授幾回,反正點名時有到就好.一學期下來,雖然成績尚可,但是我卻很後悔,因為並沒有做了什麼更好的事,時間反倒是在不知不覺就這樣浪費了,真的倒不如去上課.不過,我也上過只剩下我一個學生的課,到後來我也不去了,年終成績60分,十分難看,但是我還是認為不值得去上.

心不在課堂上,倒不如不上,問題是不上這一堂課,你又做了什麼?是否能比課堂上所學更多?當自由被濫用成了毒藥,很多大學生不過是在慢性自殺而不自知.然而,也因為這份自由,大學是個很好啟發潜能,更是培養自律,塑造人格的孕育之所.

剛進大學時就聽說:大學有必修4學分,那就是課業/社團/打工/愛情.我想這話本來是好意,叫大學生不要死讀書,要好好體驗大學生活,但卻有些人本末倒置,把課業摆最後,一流的設備/教授近在咫尺,卻最浪費了挖寶的黃金時機.

有者認為,人不輕狂枉少年.的確,青春真是可揮霍的本錢,如果不好好聽課也算是輕狂的表現,那只要能够承担後果,不要說對社會或父母負責,最重要的是能對自己負責,這樣浪費生命和時間也無所謂嗎?


洪蘭的言論引起回響後,有教育學者反映該讓大學生上禮儀課.我聽了真是替這這些無措的師長們感到可悲,連小學生都懂得的道理,難道上了大學反倒要教他們該怎麼尊師重道,該如何穿著適當上課?應該是找人敲敲他們的腦袋,幫他們開窍吧!

 
畢業以後,我依然想念校園的氛圍,騎車在椰林大道趕課的日子,懷念總圖處處彌漫書的氣息.對只想混到畢業的大學生,我真不明白,既然擠進了大學窄門,又為何讓它留白,何不讓那一紙文憑的意義更加丰富.即使是名牌大學,放眼世界,也不過是滄海一粟,大學文憑價值何在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